芹菜有只喵

说书先生堂木一拍,故事从头说起。

我是如何把李白bai直的【李白×公孙离 04】

上一章: 03 别哭啦,我来了

04  霸王硬上弓

  看着吕布拿出了上司的架子,貂蝉也收起来方才的羞涩的恼怒,抚了抚衣袖,单膝着地,语气带上了下属对上司的敬畏:
  “刘备最近因为喝花酒的事情,被暴脾气的孙尚香揍了一顿,正在家里养伤,至于诸葛亮……”
  想到那个人,貂蝉心里微微一痛,却不得不硬着头皮回答,只是直愣愣地盯着地板的双眸却暗淡了几分:“听闻最近七日,诸葛亮都和赵云一起泛舟太湖,美名其曰‘二人世界’……”
  吕布闻言却微微皱了眉,磁性的嗓音宛若大提琴,听起来却不甚友好,满满的皆是质疑:
  “你在楚腰馆这么久,竟然只探听到这些无用的消息?”
  貂蝉闻言抬起头,一双秋水剪眸满是疑惑:“难道除了这些,还有什么……”
  然而看着吕布愈发严肃的俊脸,貂蝉的声音渐渐弱了下去。
  “有最新的暗探听到的消息是,刘备很有可能准备跟周瑜合谋了,要对主公不利。”吕布直直地看着貂蝉,想要从她脸上看出点什么。
  可惜,不知道是夜色太美,还是盛着红妆的貂蝉太过耀眼,他只觉得入目的貂蝉无论从哪一面看都是美丽的,都是善良无害的,美人如梦,只有胸口满满的酸胀感告诉他,这一切都是真实的。
  从很久以前开始,吕布就知道他喜欢面前的女子。
  可惜的是,他自诩容貌、身价、地位没有哪一个在帝都是排不上号的,京城有数不清的女孩子对他投怀送抱,可偏偏栽在了这个心有所属的貂蝉身上。
  回想他与她的初见,那是主公的四十大寿,他懒得跟那群虚伪的士官叽叽歪歪,便独自一人离了宴席,想要去湖边静静。
  便是在那个时候,他见到了湖心亭上的貂蝉。
  一身白纱裙,就着碧荷粉花中翩翩起舞,宛若一只灵动的蝴蝶,又如迎风绽放的菡萏。
  美而不魅,清而不妖。
  却偏偏有一种致命的吸引力,吸引得自持的他第一次察觉到胸膛那颗他以为永远不会心动的心脏,动了。
  只是过了很久很久以后,他才知道,那一天,她的到来,只是因为听说赵云代表刘备前来送礼罢了……
  貂蝉看着吕布又一次开始神游了,终于忍不住拿手戳了戳他。
  没反应。
  再戳了戳。
  还是没反应。
  终于,忍不住的貂蝉起身,走到吕布的身旁,扬起白嫩的手掌,然后“啪”一个巴掌盖在了吕布的脸上。
  吕布:“你打我干嘛!?”
  貂蝉看着吕布捂着脸,一双星眸里满是控诉,飞快的收回了手,有些尴尬地开口说道:“那个,有蚊子……”
  吕布:“……”
  “你……”貂蝉走了两步,岔开话题,“你刚才说刘备和周瑜合谋了?”
  吕布摸了摸被打得怪疼的面颊,挺拔的剑眉皱得紧紧,“是的,有可靠消息说,刘备在家不是养伤,而是为了掩人耳目与周瑜接头,诸葛孔明和赵云泛舟湖上,也是为了商量大计……”
  “是这样吗……”貂蝉一脸疑惑,然而笼在袖子中的手却已经攥的紧紧。
  她知道,自己不能露出一点破绽,不然一旦引起吕布的怀疑,原本计划的一切都会“竹篮打水一场空”。
  吕布看了貂蝉好几眼,证实她确实不知情,再加上心里的复杂情愫,最终也只是长长叹了一口气,
  “罢了,你既然不知,如今我告诉你了,你便仔细再查探查探,看看他们的具体计划……”
  “是,大人。”貂蝉头也不抬地行了礼,吕布起身,想要扶她起来,然而再想到那些事,脚步终究还是转了个弯,走到门边,吕布没有回头,脚步顿了顿,
  “夜深了,你早点休息吧。”
  “是……”,貂蝉看着吕布踏出门外的身影,想了想还是追加了两句,“大人还有伤,路上小心。”
  吕布离去的脚步并未凌乱,只是那原本紧抿的唇角却微微勾出一起弧度来。
  原来,她也是会在乎他的呢……
  烛光愈深,夜色渐浓。
  貂蝉看了一眼倒在地上的韩信,眼中闪过一丝嫌弃,却还是拽着韩信,把他拖到了床上。
  想了想,又扒了他的衣服,只留下一身贴身的衣裤,然后自己也只脱的只剩下肚兜和底裤,然后在韩信的身侧躺了下来。
  毕竟,演戏就要演全套嘛。
  至于韩信醒来以后会发生什么,这就不在她的预料之中了。
  
  第二天。
  李白是在一阵鬼哭狼嚎的扒门声中醒来的。
  他起身将惊鸿剑拿在了手中,随即走到门边,将门打开。
  入目的就是韩信一张“惨烈”的脸。清秀的面颊上多了一个小巧的红色手印,一只眼睛还是乌青的。
  李白皱了皱眉,眼中闪过些许心疼,“怎么回事?”
  谁知韩信见他,却是猛地朝他怀里一扑,然后抽抽嗒嗒地哭起来了。
  “呜呜,小白白……”
  李白捏了捏眉心,随即伸出手去,颇有些僵硬地拍了拍他的后背,
  “到底什么情况,不是洞房花烛夜么,怎么还被打了呢?”
  “呜呜,小白白,我的初夜没了……呜呜,我保管了十八年的清白没了……”
  李白:“……?”
  “你不知道,貂蝉那个女人,她她她……她竟然对我霸王硬上弓……”
  李白只觉得一阵头痛,他推开怀里满脸泪渍的少年,语气淡漠:
  “到底怎么回事,讲清楚了!”
  “呜呜……”
  李白清泉般的声音微微一冷:“不许哭!”
  韩信被他的话一咽,勉强地止住了不断往外溢的眼泪,但还是撇着嘴,清秀的小脸满满的都是委屈:
  “就是昨天,我帮子龙哥哥买下了貂蝉的初夜,跟她拜堂成亲之后,在洞房的时候,我本来要跟她讲清楚的,可是她竟然让人把我打晕了,还……还霸王硬上弓……”
  听着他的解释,李白挑了挑眉,声音多了一丝危险:“霸王硬上弓,嗯?”
  韩信见他一脸肃杀,忍不住缩了缩脑袋,一双眼睛可怜巴巴地看着他,却颇有些可怜,如同一只害怕被主人抛弃的小奶狗:
  “我,我当然就拼命反抗啦……没想到貂蝉那个泼妇,她竟然还打我嘤嘤嘤……”
  
  

——
苦逼作者:喵喵在争取每日一更啊,怎么没有人点我小心心,好难过。
本书慢热,不喜勿喷哦(´-ω-`)

评论(3)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