芹菜有只喵

说书先生堂木一拍,故事从头说起。

我是如何把李白掰直的03【公孙离×李白】

上一章:02 不打不相识

 
03  别哭啦,我来了(吕布×貂蝉特辑)
       李白回想过去的点点滴滴,他与韩信二人虽然说不上是情比金坚,但好歹从萍水相逢到心心相印经历了那么多。
  他本“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却偏偏沾了他这片绿叶。只是他未曾想到的是,不过一个玩笑罢了,被人那么一激,他竟然真的陷进去了。
  直到这一刻,他才恍然发觉,自己早就已经不再是“我自横刀向天笑”的那个张狂得没有一点软肋的李白了……
  李白长长地叹了一口气,看着韩信拉着貂蝉进入了房间,昏黄的灯火将他们二人相依相偎的影子映在了窗纸上,最终缓缓起身,脚下轻轻一点,踩着飘落的花瓣跃出了院落,仿若从未来过。
  只余下身后,粉色的桃花落英缤纷,散落一地。
  屋内,红帐脉脉,韩信和貂蝉并排着在床上坐下。
  周围的丫鬟小厮纷纷退下。
  悠悠的红烛下,满室的红色更是给寂静的气氛增添了浓浓的暧昧。
  韩信莫名觉得脸有些微微发热,他局促地起身,从床边起身,走到桌边倒了一杯冷茶猛地灌了一口。
  喝完茶,鬼使神差地韩信猛地回头看了一眼新娘,就见她安静地坐在床边,偏偏盖头上的流苏微微颤动,诉说着她的内心其实并没有那么平静。
  貂蝉看着眼前一片荒芜的红色,手指蜷缩在一起,手中的衣服已经被她揪得皱巴巴的了。
  可她却不是因为紧张和羞涩。
  而是因为气愤和不甘。
  她本以为,她逼她自己一把,也是逼他一把。
  就算真的不喜欢,可是她总是以为,在他心里,她总是特殊的那一个。
  他一定会来带她走的。
  可是,他没有。
  他竟然真的就这样放弃她了,甚至完全不顾她与另外一个男人拜堂成亲。
  貂蝉恨极地咬紧了牙关,手缓缓摸上了袖子,里面传来属于金属的冰冷质感,被盖头遮掩的剪眸闪过一抹杀气,若是今晚那人用强,那么她必然……
  血溅洞房。
  这般想着,她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让自己缓缓平静下来。
  “噗通”一声,屋内忽然传来一声重物坠地的声响,貂蝉心下一跳,下意识地握住了袖中的金簪。
  沉稳有力的脚步声从前方走来,渐渐地近了,最终停在了她面前,一步之遥。
  貂蝉甚至能够闻到那人身上传来的淡淡酒香,正在思索间,貂蝉忽然觉得头上一轻,面前一亮,原来是那人已经掀了盖头。
  还未看清眼前的局势,身体却已经做出了选择,貂蝉抓着牡丹金簪的一端,猛然朝那人胸前刺去。
  “嗤”地一声,貂蝉感受到那人的身体微微顿了一下,随即一双大掌却忽然揽住了她的腰,将她揽进怀中,充满磁性的男声夹杂着痛呼在头顶蓦地响起:
  “嘶,你就这么不欢迎我,亏我还这般担心你会受委屈……”
  听到这声音,原本抗拒的身体微微一软,貂蝉闻着鼻尖的血腥味,一双眼睛微微泛红,声音不自主地染上了十分的委屈:
  “吕布……呜呜呜……”
  一身玄衣的吕布却是摸了摸她的后脑勺,轻柔磁性的声音说不出的温柔:
  “好啦,别哭了,我来了。”
  他一听属下说貂蝉在楚腰馆摆台拍卖自己的初夜,就迫不及待地从洛阳赶回来了,却还是晚了一步,幸好……
  貂蝉怂了怂鼻头,就着吕布的衣服擦了擦眼角的泪花,随即才缓缓离开他的怀抱,看着他胸口的伤口,七分心疼三分责怪,嗔怪地瞪了他一眼:
  “你既然来了,怎么也不吱一声,活该被我刺伤……”
  嘴上虽然说着责备的话,貂蝉却还是起身走到梳妆台边上打开了抽屉,取出伤药和绷带。
  至于躺在地上的韩信,已经无意地被两人遗忘了。
  看着面前认真地为自己包扎伤口的女子,纤长浓密的睫毛,光洁白皙的额头,还有那张涂了口脂而显得红艳魅惑的唇……
  吕布无意识地吞下一口水,压下心底的旖旎心思。
  他知道,貂蝉向来厌恶旁人觊觎她的美色,而在他的心中,他看中的从来就不是她的美貌,当然,他也不介意好上加好什么的……
  吕布这般想着,就忍不住开始了神游。
  貂蝉看着眼前思绪不知道飘到哪个地方去了的邪魅男人,真是又气恼又觉得好笑。
  真不知道面前这个一直兢兢业业的谨慎男人是怎么回事,若是她是个派来杀他的杀手,他恐怕死了百八十回了。
  想到这些,貂蝉目光低垂,掩下眸底的一丝晦暗。
  “你……怎么会来……”貂蝉抿了抿嘴,最终还是忍不住问了出来。
  吕布却是摸着胸口貂蝉刚才给他打的蝴蝶结,眸子里满是调戏良家少女的痞意:
  “如果我说是因为我感应到了你想我了,所以我就来了,你信吗?”
  貂蝉闻言狠狠瞪了他一眼,水汪汪的眼睛里满是呆萌,脸颊却不争气地“轰”地一下红了:
  “你……你……”
  吕布笑眯了眼:“你莫要害羞,我都理解的。”
  貂蝉狠狠一锤他胸口,语气说不出的恼羞成怒:“谁想你了!不要脸!我才不会想你!”
  “哦?”吕布摸着因为二次受伤而渐渐溢出血的伤口,挑了挑眉,俊脸却逼近貂蝉,湿热的呼吸扑在了她的面颊上,语气多了一丝说不出的危险,“那你在想谁?赵云吗?”
  貂蝉头微微后仰,眼中闪过一丝狼狈,嘴上却不饶人:“不知道你在说什么!这跟子龙哥哥有什么关系!”
  吕布看着她硬着嘴皮子狡辩的模样,心微微泛着苦涩,只觉得自己真是……
  他该知道的,他终究是比不过那个给了她新生的人。
  很多时候他都在幻想,要是当初早一点遇上她的人是自己,就好了。
  掩下眼底的受伤,吕布远离了貂蝉,走到桌子旁边坐下,泄愤似的将躺在地上昏迷不醒的韩信往旁边踹了一脚,便微微坐直了身子,磁性的声音带上了一层公事公办的淡漠:
  “可知最近诸葛亮和刘备在干什么?”

——
逗比作者:这个跟小剧场有所区别,唔李白和公孙离的故事是主线,但是还有另外一条暗线索,先卖个关子不剧透啦⁽˙³˙⁾◟(๑•́ ₃ •̀๑)◞⁽˙³˙⁾
喜欢的读者大大请麻烦点一下左下角的小心心,爱你哦♥♥♥
  

评论(1)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