芹菜有只喵

说书先生堂木一拍,故事从头说起。

我是如何把李白bai直的 02【公孙离×李白】

02 不打不相识
  公孙离却笑魇如花地一抬手,原本飞旋的梧桐伞飞回了她的手中,少女轻轻伞柄靠在肩膀,对李白粲然一笑:
  “如此,就请李白大人多多指教了。”
  说完,只见梧桐伞再一次从她手中飞出,以两人为中心开始了半径大约两米的高速旋转,在旋转的过程中,伞面微微散发出点点蓝色的光芒,就见原本镶着金边的伞面在高速旋转中薄薄如刀刃,带着寒气逼人的锋利。
  李白却微微一勾唇,右手挽出一个漂亮的剑花,公孙离指尖微动,旋转的伞便朝李白袭去,如刀刃一般锋利的伞面闪着冷芒,李白惊鸿一剑,闪着寒光的剑刃与伞面碰撞在一起,擦出几星火花,随即又快速分开。 
  公孙离一把将梧桐伞握在手中,朝李白甜甜一笑,李白握着惊鸿剑,就见少女双手飞快地在胸前结了印,原本淡蓝色的伞面渐渐变成了红色,一枚枚火红的枫叶跃然纸上,原本可爱的小姑娘再次抬头时精致玲珑的面容就染上了丝丝缕缕的邪气,甚至连嗓音都带上了魅惑之感,磁性的声音犹如天籁,却让人听得心头一颤:
  “李白大人,奴家可要认真打了。”
  说完只见空气微微一动,原地的小姑娘已经消失不见,来自心里的危机第六感,李白暗叫一声不好,正要闪开,却不知道是因为貂蝉与那人分神了一下,亦或是夜色太美他不小心喝醉了,便没由来地微顿了一下,只听得“噗嗤”一声,利刃刺入肉体的声音在寂静的巷子里显得格外分明,李白捂着后腰快速的闪开原地,露出身后少女漂亮的小脸,只见她轻蔑地朝李白抛了个媚眼:
  “李白大人,不正视对手的实力,可是会吃亏的哦~”
  李白摸着后腰的濡湿,按住伤口,狠狠一咬牙,便从伤口出拔出了暗器,小巧的飞刀上面刻着一枚精致的红色枫叶。
  李白微微一愣,淡漠的脸上染上了一点点兴味,“鲁班家失传多年的霜叶红?”
  公孙离龇了龇牙,露出两排整齐的大白牙。只见她微微一抬手,原本躺在李白掌心的小匕首便飞回了她的手中,手执红伞的少女朝李白甜甜一笑,声音仿佛恢复了之前的温软,语气却算不上友好:
  “传闻‘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的惊鸿剑,也不怎么样嘛。”
  说完眼中闪过一点淡淡的失落,“早听得楚腰馆的小姐姐们说李白有多么多么厉害,不但写的诗句厉害,惊鸿剑还是帝京第一,但却连霜叶红的第一式都躲不过去……”
  有种偶像破灭的感觉……
  李白:“……”
  站在原地,夜风吹得他发丝凌乱,挡住了发丝后面那双晦暗的丹凤眼。
  “不过嘛,”公孙离咂了咂嘴,精致的小脸上啜着一抹萌萌哒的羞涩,“酒香却甚是不错,下次有机会,再找你喝酒啊!”
  说完,径直握着渐渐褪去火红重新回归淡蓝的梧桐伞,脚尖微微一点,就见她体态轻盈地越过了小巷,重新落到了楚腰馆的窗棂边上。
  看着公孙离关上了窗子,李白有点狼狈地跌坐在窗边,手不自觉地摸上了腰间的酒葫芦,扯下猛灌了一口,清幽的酒香在口中蔓延开来,李白唇角勾起一抹苦笑:
  “欲上晴天揽明月……呵……”
  诗做得再好又有何用,不过身后虚名而已。
  而他想要的,从来就不是这些。
  后腰的伤口还在淌着血,皮肉被割开的刺痛一阵盖过一阵,李白却没由来地觉得畅快了许多,因为痛,所以才那么真实,真实到他不得不直视和面对。
  灯火摇曳,摇出一抹洒脱的惨淡。
  
  这头关上窗子的公孙离,却欢脱得如同放出笼子的鸟儿,在琉璃阁里面一阵闹腾。
  “啊啊啊,这下李白大人应该能够记住我了吧……”
  “天哪,不知道刚才下手会不会太重了些……”
  “但是貂蝉姐姐说了,要想引起一个男人的注意,就必须在他身上留下一点记忆深刻的东西……”
  “我想,应该没有什么比留下一个疤更深刻的了吧哈哈哈……”
  “我果然还是很机智的……”
  公孙离抱着毛茸茸的玩偶兔子在床上一阵疯狂打滚,只觉得自己做这个决定真的是再机智的不过了。
  不过印象倒是留下来,但是这是不是好印象就……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
  前头的楚腰馆张灯结彩,时而有衣着暴露的姑娘拉着客人来来往往,声色犬马,好不热闹。
  “哈哈,要说还是韩信那小子鸡贼,才能抱得美人归……”一个古铜肤色的袒胸壮汉把酒盏往桌上猛地一磕,他微微一抬头,入目的是一张髯须茂密的褐色面庞,却是程咬金。
  “嗨呀,可惜了那貂蝉小美人,谁不知道韩信那小子,分明是个受,这洞房花烛夜,啧啧……”说这些话的一脸猥琐,却是一个面庞粗犷的黑脸汉子。
  一旁肤色微微泛红的关羽却是极其不赞成地看了黑脸汉子,眉头一皱,意味不明地瞪了他一眼,“二哥……”
  张飞却是颇为爽朗地摆摆手,“三弟怕什么,那惊鸿剑指不定现在在哪儿躲着哭呢,哪里顾得上咱们,喝!咱们不醉不归!”
  前庭的众人议论纷纷,但是这些是非却并未穿进入后庭中。
  貂蝉所在的牡丹阁,早已挂起来红灯笼和红绸。
  一派喜气洋洋的氛围中,只见一身红衣的俊俏男子小心翼翼地牵着坠着红盖头的女子,从甬道的另外一边缓缓而来。
  庭院中有一棵庞大茂密的桃树,风起,粉色的花瓣洋洋洒洒地落下,落在新娘与新康纠缠的墨发上,远远地望去,是如此的登对。
  倚在树梢的李白看着韩信一路上小心翼翼地护着作为新娘的貂蝉,犹如在守护一件易碎的珍宝,胸口猛然一痛,这种痛甚至盖过了后腰上公孙离留下的伤口的痛。
  缓缓抚上胸口,李白浅薄一笑,仰头看了天上的圆月一眼,颇为自嘲:
  “果然,不该来看的……”
  

——
苦逼作者:各位读者大大好,因为喜欢王者荣耀,而且莫名觉得公孙离和李白这一对明明就很有爱呀,可是为什么大家都喜欢把李白大大跟韩信凑一块呢?喵喵决定要来专业拆、C、P!白信粉不要打我啦~( ̄▽ ̄~)~
喜欢的点一下左下角的心心,觉得不错的给个大拇指。喵喵会加油更的!(ง •̀_•́)ง
  

评论(1)

热度(5)